•    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分节阅读 19

作者:醉伤心更新时间:2019-11-04 05:12:06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.com
陈杰脑海展开对垒……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【第三十四章 华仙儿受伤】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茂**险恶的丛林,一**背着一**在往一条小溪高**行走。没错,他们便是陈杰克和华仙儿。目的地是在山顶,等待直升飞机的经过,只要经过,拉开手持闪光信号弹,绝对能得以逃生。

    正所谓****搭配,干活不累。两人很轻松,也不觉得累,还有点惬意。

    小溪在哗哗地流动,相信很快到源头了。

    华仙儿双手紧紧搂住陈杰克的脖子,引人犯罪的的脸蛋侧着挨着后背,内心不知在想什么,不时**下**唇,眼睛变成弯月型,看起来十足一个傻妞。有过恋**经验的人一定知道,发**ing。

    对绝****没兴趣那是假的,是个**人都对**感兴趣,更何况华仙儿,陈杰克有点多情不滥情的人,比如你喜**我,我对你有感觉。管他那么多干什么,直接在一起,怕什么。至于欧阳冰清那边,相信绝对不介意。一个有权有势的**人,不三**四妾,绝对不正常,还会给人笑的,特别虫星多年来的虫患,****比例严重失衡,有的城市6:1的惊人比例,安泰城市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欧阳冰清心**放得很开。

    感情还是要慢慢培养的,一气呵成的话,那不叫**情,是‘一**’差不多。

    在**想的陈杰克无意看一下前方的路。“***!哪里来的那么多飞虫。”

    前方三百多米的山顶,枯**一大片树林,栖息着不下十只飞虫,懒洋洋地趴在那晒太阳,恶心的翅膀不时煽动几下,激起一阵烟尘和大风。

    陈杰克缓慢地趴下,小声对着背后的华仙儿说:“嘘!前面有飞虫。我们慢慢地后退。”华仙儿望一眼,有点害怕地缩了缩头,从陈杰克的后背下来。两人低着身子慢慢后退。

    一声带着七分浓浓**气三分嘶哑的虫叫声在天空响起。本来躺着的十多只飞虫如被人打激素般,瞬间精神万倍,急不及待地飞上天空,很快消失在陈杰克两人的视线范围内。

    刚才吓坏两人了,以为被发现,原来不是。不知道什么事情,它们全体出动呢?难道是……一个大胆的猜测闪烁在陈杰克脑海中。

    不远**传来熟悉的空型六管加特林急促的**击声,不会有错,绝对是救援的直升机。陈杰克华仙儿两人惊喜地对视,双眼暴露出有望获救的信息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继续往山顶跑上去时,又发生一件令人陷入无奈的事情。天空的直升机轰鸣声越来越近,在上方经过,突然快速地坠落在山顶,机身发生威力不小的爆炸。原来一只飞虫不要命地拉扯直升飞机坠落,爆炸也使飞虫粉碎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又一只飞虫飞速降落在这架黑鹰直升机坠落的地方。对于一只飞虫,陈杰克有信心用沙漠之鹰可以****它。

    拿出沙漠之鹰,慢慢靠近飞虫。华仙儿在后面紧紧跟随,就在快接近时,华仙儿不小心踩中一个树枝。

    啪啦……

    飞虫突然转头,双眼暴怒地看着眼前两个人类,愤怒地嘶喊一声:“嘎……”陈杰克不再犹豫,手上果断地连开三枪,威力巨大的沙漠之鹰发出强劲的音爆声,三枪枪声刚落,三个弹头已经在飞虫的头上开了三朵**花,强大的压力使飞虫的大部分头颅暴裂开来,一命呜呼……

    没有多说话,立马跑到黑鹰直升机旁,查看机上的特种兵。

    跳进去,陈杰克用手逐一在特种兵的脖子动搏**一下,全部身亡。陈杰克痛苦地锤了一下机舱。突然,一只带**的手搭在陈杰克肩膀。

    陈杰克即刻转身,是驾驶员,他没**。驾驶员艰难地笑了笑:“杰……少,你,你没事。呵呵,啊。”驾驶员吐了一口**,**了。

    陈杰克马上抢救,拼命地帮他人工呼吸,挤压心脏。始终也无法挽救。华仙儿在身后无声地流泪,安慰地**住半蹲着的陈杰克的头。

    内心痛苦的陈杰克紧闭着眼,接受着华仙儿的安慰。

    华仙儿突然将陈杰克扑倒在机舱,华仙儿给一只飞虫尖利的大爪子从后背**入,**液从华仙儿**里流出。

    原来,一只飞虫想用爪子爆陈杰克的头,给华仙儿扑倒在地,**反而成了飞虫攻击的目标。

    暴怒!!!

    **,**,**………

    疯狂的陈杰克拿起特种兵的佩枪,一边****勾机,子弹连着**击,把那只该**的飞虫**花四溅,碎**横飞,**入华仙儿的爪子也拉开了,**液一涌而出。

    不,不,不。陈杰克扔下枪,**着华仙儿,两行悔恨的泪水留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有事的。我一定会救你的。”陈杰克**着华仙儿哽咽地说。华仙儿凄**地笑了笑:“我,相信你。”昏**过去。

    连忙在机舱四**找医**箱,幸好,医**箱没有损毁。又想到这里不安全,着急的陈杰克拿齐东西,压住华仙儿的伤口,背着**,狂奔往小溪下游跑去。**液不断滴下,伤势也在加重。

    跑到一半时,摔了一跤。华仙儿溢出来的**更多了。陈杰克也在摔跤那一刻,看到前方左边的一个天然**穴。狂喜的陈杰克连忙背着华仙儿跑向那**穴。

    里面可以容纳几个人,很干燥,也挺干净的,相信不会有其它蛇虫鼠蚁之类的东西。赶忙将降落伞铺在那,再将华仙儿后背朝上,解开华仙儿的盔甲时,毫不犹豫,反正经过这件事,华仙儿绝对是他的**了。

    盔甲解开,只剩下丝绸衣服,继续解开丝绸衣服。里面只有固定肚兜的两条带子,随手拉开那两条带子,牛奶般**滑的肌肤暴露在外。

    可惜,五只**淋淋的爪**破坏了整个**观。在陈杰眼里却是最**的。

    伤口的**液还在渗透,幸亏有那盔甲够好。否者绝对有**无生。将**箱打开,也只是一些简单的东西,但每一样都很有用。

    拿出云消毒**水倒在华仙儿背上的伤口,痛得昏**得华仙儿一声闷哼。**液溢出没多少了,在消毒清洗几次伤口后,立刻将云南白**大量地倒在伤口,害到华仙儿痛到醒了一下,又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量的云南白**止住和覆盖了所有伤口。伤口虽然不小,但是深度不深,陈杰克也放下心来。在检查一下伤口没有溢出**后,用纱布包裹着起来。包裹过程,时不时碰中不该碰的地方,搞到一身火。

    当包裹完了,简直可以是一个**罩的形状,无语。治疗是他最不拿手的,**人**虫他没问题,但是急救还是马马虎虎。

    看着昏迷的华仙儿,叹了口气,拿着枪出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还有很多东西要做呢……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【第三十五章 两人翻脸】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噼哩叭啦……

    火堆烧得很旺,整个天然**穴一片明亮,人也不感觉冷。一些未知的植物在火堆里燃烧着,散发出淡淡的清香,是驱蚊虫用的,的确有效,**穴蚊虫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火堆上方有个简易的烧烤架,烧烤架放着一个铁兜,铁兜煮着白乎乎的鱼汤,气味很好闻。

    陈杰克拿着螺丝批正在维修着什么,看他兴奋的表情,一定很重要,或者很需要它。本来两人住下来很轻松的天然**穴竟然显得有点拥挤,周围摆着很多零零碎碎的东西。十多支各式的枪,一大堆各式弹**,还有小量的生活物资。

    全是在黑鹰直升机拿出来的。阵亡的那些特种兵,已经被陈杰克埋在一棵大树下。只有一个墓碑——烈士之魂。

    特种兵的单兵通讯系统全部损坏,黑鹰直升机的通讯系统似乎还有点用,陈杰克决定拆下来,回去慢慢维修!

    以前上生存课时,他的教官说过,任何一个可以帮组你逃生的机会都不要错过。

    嗯呀……

    一个痛楚的**声在陈杰克身后响起,他知道,可能是华仙儿要醒了。惊喜地转身查看情况。轻声呼唤:“仙儿,仙儿,感谢老天保佑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华仙儿迷人的面容恢复了一丝红润,不过还是病怏怏的,**眼睛微微睁开,好像很吃力的样子,看清眼前的**人,露出了病态的笑容:“我,没,**吗?”陈杰克**地**了**那张张满**力的俏脸说:“傻瓜,没有我陈的命令,你能有事吗?”

    慢慢地,华仙儿越来越清醒,说话也没有那么吃力,**穴的香味满天飞,有点面红地说:“我饿了。”陈杰克呵呵一笑,捏了捏**的柔**的脸说:“**醒就吃,吃完就**。”华仙儿风情万种地白了一眼陈杰克道:“哪有啦?”

    华仙儿到现在还是趴着的,伤口在后背的右上方位置,如果正常地躺着,压着伤口,绝对又痛又不利。无奈地将华仙儿轻轻地拉起来,让**坐起来。

    坐起来时,华仙儿才醒悟一个大问题,它上身几乎是半裸状态,大部分暴露在外,正准备尖叫,给陈杰克捂住口:“小心伤口爆裂。”只见华仙儿忍住疼痛用衣服挡住前身。薄薄的脸红的可**,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呢,该看的地方也看了,不该看的我都**过了。”陈杰克面皮很厚的说。华仙儿紧紧地搂住那件衣服,不敢相信地看着陈杰克,眼中储蓄着将要爆发的泪水:“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呀?呜呜呜……”还没说完就哭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,**呀。帮你包扎,不脱你衣服,怎么包扎,就是那么不小心碰中而已嘛,反正你也是我的**咯。”陈杰克理直气壮地说。听完陈杰克的讲述,眼泪立马停住,转换成害羞的表情,吃吃地说:“谁,谁是你**啦?臭不要脸的。哼哼!”

    显然,听过他的讲诉后,华仙儿也没有在生气,对陈杰克的霸道表白,有点惊喜,有点害羞,其中还藏着几分矛盾。

    好事连连。

    此时,黑影直升机的通讯系统传来沙沙的声音:“老鹰……老鹰……请回答……请回答……”陈杰克兴奋地抓起呼叫机:“我是杰少!我是杰少!收到请回答。收到请回答。”那边沙沙地回答,语气隐隐带着兴奋,颤抖:“杰……少,我们收到。正在……锁定坐标……我们……马上……来。请保证安全。”“我知道,麻烦你了。”陈杰克明显很开心。

    华仙儿也是一脸的喜悦。陈杰克转身一**就**住华仙儿的**唇,久久才放开。华仙儿被**完才反应过来,愠怒地说:“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啊?我还没答应和你在一起。”陈杰克无所谓道:“不到你不答应,你人在我手里,心窝也紧紧地被我抓住。小妞,你能跑哪去呀?”被无赖般的陈杰克弄到没脾气了,低声地说:“如果你再这样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以后要**你,再**你,我先过问一声,OK?不过,我有个要求。”陈杰克说。“什么要求?”华仙儿转眼间从主动变被动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复国计划,给取消了。”陈杰克不容置疑地说。华仙儿杏目圆睁,失声道:“不可能。”幽幽地一叹继续说:“复国是我一生的梦想,也是我活下去的最大动力。为了复国,我可以放弃所有东西,包括——**情!我不要你给与我什么,我只希望你在我累的时候,给我个肩膀挨着,靠着。难道这样都不行?”最后,**坚定地望住陈杰克。

    “不行!你不明白,你所谓的复国计划是多么可笑,**稚。只有一千多人的士兵,却拥有庞大无比的黄金,你就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,迟早会给海浪吹翻,吞噬。熊掌与鱼两者不可兼得,只能选择一个。否者,两者皆失。明白?”

    华仙儿痛苦地说“呵呵,我不明白,也不想明白。再痛再苦,也不关你的事。我选择复国!”话说得很狠,很毒,犹如一根刺在陈杰克升中生出,怒喝:“好好好!我尊重你的选择。”华仙儿自己也觉得自己说的话很过分,却咬牙不解释,越不解释,**心中越痛苦,**多希望陈杰克现在骂骂**也可以,**的心也安一点。

    天然**穴陷入一片**寂,只有火在噼里啪啦地响。似乎在营造气氛,让两人的关系不要闹得那么僵。华仙儿悉悉索索地穿上衣服,尽管很痛,**咬牙坚持,**不要让陈杰克看小**,**发誓,终有一天,**会穿着皇袍光明正大地站陈杰克身前,以行动证明,**会成功的。

    小气可不是陈杰克为人。不到十几分钟,心头的气也消了不少。他不怪华仙儿,冒然地提出让一个为复国而活着的**孩放弃复国梦想,就像他自己不能放弃特种部队一样。可以说是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陈杰克很少**烟,但平常也**上那么一两支,特别是烦恼的时候,从裤袋拿出包烟,熟悉地拿一根叼在**里,从火堆里拿跟烧着的木根点着烟头。

    一股浓浓的烟雾从口中吞吐而出。一旁的华仙儿凭借**的敏锐的直觉,觉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